中医药传入日本——汉方药

山西老醋

网络上有人说中国的国粹----中医中药在国内受到了不公平的批评,但是在国外却大放光华,比如说中药的国际市场基本上被日本和韩国所垄断,中国应该积极发掘中医中药这一中国的瑰宝并加以发扬光大云云。笔者也算是这一行业的半个入门汉,下面简单介绍我所了解的日本的汉方药的情况

1)传统医药并非中国所独有

在现代医学建立之前,各民族基本都有自成体系的民族医学。1842年发现的距今5-6000年前美索不达米亚文化时期的大约数十万块粘土板上就记载了大量的与医药相关的信息。稍晚一些时期,尼罗河文化,恒河文化以及黄河文化等都出现了传统医药学的雏形。那个时候的医药主要停留在经验巫术和迷信的阶段。以美索不达米亚粘土板为例,上面记载了植物类的药物250种以上,动物类的药物180种以上,矿物类120种以上,另有散剂,浸煎药,涂布药等等多数。尼罗河文化Papyrus Ebers时期(公元前1550年左右)已经使用了700多种药物,800多种处方以及许多除魔降妖的符咒。古希腊人早就知道鸦片可以消除烦恼,而且深信蛇是长生不老的象征(公元前1000左右)。公元前400年左右,Hippocrates(460-377 BC.)建立了医学体系,首次把医学作为科学来对待,他也因此被称为医学之鼻祖。Hippocrates共使用了大约400种药物,分类为利尿剂,镇痛剂,镇静剂,催吐剂,催泻剂等等。亚立山大时代(公元前275左右)含有60种药物的万能解毒药theriaca已经深受贵族的欢迎

反观中国,殷墟出土的甲骨文记载的神农的故事(大约相当于4700年前),已经落后美索不达米亚文化1000多年。直到公元220年,神农本草经的问世才算有了一点医学的雏形(只能算是雏形),其后,伤寒论和本草纲目的相继问世,才算建立了传统的中医中药体系。但是在全世界的医药学发展的长河中来看,中国的传统医药并不比其他文化先进

2)传统医药在海外

现在医药学的飞速发展取决于现代科学的进步。化学,遗传学,生命科学等的协同发展,给医学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现在绝大多数国家和民族都基本放弃了富含糟粕的传统医药学。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在许多社会发展滞后的国家或社区,传统医药依然有一定的生命力。我们不能去要求非洲苏丹,乍得,卢旺达,刚果等国家战乱下流离失所的难民经常接受 CT健康检查,也暂时无法实现我国落后地区穷苦的农民应该获得的健康保险。由于许多现实的限制,传统医药(在中国,被称为中医中药,蒙医,藏医等等)在现代医学无法到达的地区成为唯一的医疗手段,也可以是发达的城市地区的居民接受医疗的一个选择

3)日本的传统中医中药

在日本,中医中药被称为汉方医药。隋唐时期大量的日本留学生在中国学习了先进的文化知识和社会制度后返回日本,也带回了中国的医疗技术。公元984年出版的《医心方》收录了850种内服药,70种外用药,基本上没有脱离中国的模式。到16世纪,随着中医中药在日本不断发展并与日本的本土文化结合,以及田代三喜,曲直濑道等的努力,产生了半独立于中医中药的医疗体系。现代技术的发达更拉开了汉方医药与中医中药的差距。但是汉方医药的根源是中医中药,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现在有日本右翼否定汉方医药来自中国,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

4)汉方药的现状

笔者对医学不甚了解,下面简单介绍一点汉方药的现状

4-1)汉方药的生产厂家

现在主要有TSUMURA,KANABO,小太郎汉方制药,帝国汉方制药,三和生药等生产汉方药,供应医院和药店。药典中收录的药物中只有148种汉方药可以使用医疗保险。相对于我国遍地开花的药厂,日本的汉方药厂家可谓屈指可数。当然也不会出现那种在国内经常看到的医院自己制造无标号无批准号的中药

4-2)汉方药的配方

笔者查阅了日本药典,没有在任何汉方药中发现剧毒物质如雄黄,朱砂等。汉方药基本上是配伍固定的粉剂或者汤剂。比如桂枝茯苓丸含有桂枝4克,茯苓4克,牡丹皮4克,桃仁4克,芍药4克,经过萃取提炼精制成粉剂或片剂。厂家不得随意更改。药物出厂必须经过严格检验,分析测定各有效物质的准确浓度。偶尔也有极少数医生开煎剂。国内常见的中药配方用一个“等”字就包含了许多信息了而省略了必须让患者知道的药物成分

4-3)汉方药的毒副作用

所有的汉方药都严格标注了毒副作用。比如KANABO出品的黄连解毒汤注明副作用为升高GOT,GPT值,食欲不振,打嗝,腹泻,腹痛。猪苓汤合四物汤(联想起金庸的花雕茯苓猪)的副作用为胃涨,发疹等,严重副作用为食欲不振。小柴胡汤的常见严重副作用为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等,偶见副作用为体重增加,血压增高,乏力,手足痉挛麻痹,GOT,GPT数值升高,黄疸,呕吐,腹泻,便秘,消化不良,脉搏加速,排尿痛,血尿,残尿感等等。五苓散的副作用为发疹和瘙痒等。六味地黄丸的副作用为胃部不适,呕吐,食欲不振,腹泻等等。市场上流通的健康食品或者不需要处方的汉方药也都严格标注了注意事项

4-4)处方药

在医院,医生在开处方之前必然会询问患者最近服用过什么药物。如果患者服用过,或者正在服用汉方药,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就会非常慎重。一般情况下会要求患者停服汉方药,以免与西药相冲突。在药店自行购买药物的时候,药剂师(获得药剂师证书需要正规大学4年本科药物学专业毕业并需要经过国家统一的非常严格的考试,和国内穿上白大褂站在柜台后就成药剂师不一样)也会仔细询问患者用药的情况,这和国内药店卖药多多益善又有很大区别了

4-5)对汉方药的态度

面向普通读者的几乎所有的汉方药相关的资料,书籍等都严格说明汉方药有副作用。在一些教科书类型的书籍中提到中国人的“中药治本,西药治标”的说法,但是日本的观点是否定和批判性质的。汉方药学继承中医药的扶本驱邪的观点,但不认为汉方药神奇到能够超越西药。汉方药现在基本上处于民间领域,制药公司也在开发健康食品和汉方药,但是药物浓度低于药典处方药的浓度数值,就是因为对毒副作用的顾虑。最近20年,有些大学附属医院使用汉方药对癌症晚期病人进行安慰性质的治疗,主要出发点是有些汉方药有提高病人体质的功效。现在的大学药学和医学部门以及制药公司在汉方药研究上投入不少,他们的目的是从传统药物中提取有效物质,而不是开发包医百病的万灵丹

综观日本的汉方药学,可以看到日本基本上放弃了传承于中国的医药学,而接受并发展了现代医学。汉方医学在日本没有什么市场,因为没有谁会在现代诊断手段如CT,B超,X射线,内窥镜已经非常普及的时代去接受望闻问切的诊断。日本人的平均寿命为世界第一(81岁),不是汉方医药的功劳,而是来自于先进的医疗水平,发达的医疗技术和完善的医疗保险体系。汉方药在民间依然存在,盖因日本文化深受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的影响

日本的汉方药市场销售额很高,主要原因是日本的物价远远高于中国,而且相对于中国的原料粗加工而言,日本更注重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产品的开发。日本的药店或便利店有很多健康药品健康食品销售,主要是因为部分日本人持有“医食同源”的观点

中国的中医中药的发展现在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为何不能借鉴一下汉方医药的发展历史,让中医中药退居民间,而集中物力财力发展现代医疗技术和健康保险体制呢?

最近冷眼旁观了一些关于中医中药的论战之余,一直在考虑写点东西助兴。愿此文对反中医阵营有点帮助

笔者不懂韩语,实为憾事。有哪位可以介绍一下韩医韩药的情况吗?不甚感激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