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在美国的认可度、地位

中医在美国被认可吗

Biomed

明朝医学家李时珍编写的《本草纲目》,详细描述了近两千种自然药物的分类、性状、采集和炮制,以及一万一千多种中药方剂,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药典。这项划时代的巨著1612年首先被翻译成拉丁文,随后相继被翻译成英法德俄和日文版本,对世界医药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促进作用。这一图文并茂的鸿篇巨著,同当时欧洲人马可波罗写的那本游记一起,向西方国家展示了中华帝国的文明成就。随着近代工业革命的进行,西方国家开始了以科学实证为基础的生理学和医学研究,日渐形成了现代医学和化学制药体系。勿庸置疑,无论是在理论还是临床实践上,中医药的发展不能与时共进,明显落伍了。今天的医学和分子生物学技术在机体、细胞、分子和基因水平取得的日新月异的成就,已经使古老的中医药与现代医学之间的差距拉大到无法弥补的地步

这种困境不是中医药独有的。事实上很多历史悠久的国家都有古老而独特的医疗体系,其中很多目前已经消亡了,剩下的与中医药相似也都面临着日渐成熟的现代医学的压迫。在医疗实践中,一些传统医学也确实能发挥一定程度的疗效;另一方面也由于历史文化因素,它们在今天还仍有不少的信众。基于这样的现实,美国目前把这类医学统称为替代医学或补充医学,诸如针灸推拿、信息疗法、草药治疗、顺势疗法等。中医应该算是其中的一种

有病乱投医是世界各国民众共同的心理特征。当现代医学对一些病症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些病人甚至医师可能倾向使用一些古老的医术进行替代或补充性医疗。研究表明在工业化国家中,大约有40%左右的成年人曾接受过至少一种替代疗法,其中最常见的理由是现代医学不能对慢性疾病提供令人满意的治疗

这些人大多在30至50岁之间,健康状况较差,但受过较好的教育具有某种整体性的哲学思想;所患疾病常为早老性痴呆、风湿病、癌症、爱滋病、焦虑症、腰腿头痛及其它慢性疼痛等。有意思的是,门诊医生通常认为替代疗法无效甚至有害,而天天面对病人的临床医生则倾向不管有无科学证据先试一试再说。这种情况我们可能比较熟悉,同国内中医的情况很相似。经久不治的慢性病病人满怀希望四处求医问方,西医师心里虽不赞同但也别无良法,只好建议病人去试一试中医药。然而中医药的效果通常也是模棱两可。模糊和难以重复的疗效,不能科学解释治疗原理,医学人士的怀疑态度和病人满怀希冀的态度,几乎是所有替代疗法的共同特征

中医药做为替代疗法在美国的现状如何呢?

可以说在1971年之前美国人对中医了解甚少。中医进入美国是一个戏剧性故事。1971年美国尼克松总统首次访华时,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在北京患急性澜尾炎并做了澜尾切除手术。针对手术后引起的刀口疼痛中国医生为他进行了针灸治疗,效果明显,他十分满意也十分惊奇。他在纽约时报头版生动透彻地报道了在中国进行针灸治疗的过程。当时很多美国人正在寻求某种整体性和自然性的治疗和保健手段,这一报道引起了很大轰动。以此为契机针灸开始被部分美国人接受,中药也有了少数支持者。但以整体平衡和自然和谐为特征的阴阳五行和经络等医学理论,因偏重哲学和文化思辩,缺乏科学证据,受到质疑而归于沉寂。

目前美国接受的主要是针灸,但美国的针灸已经和国内针灸有很大差别,就象美国的中餐同中国的中餐有很大差别一样。因为没有科学证据表明经络在生理和解剖上确实存在,美国式针灸做为一种理疗手段,基本与中医的经络理论分离;另外,美式针灸多为皮针和电针,即把点状小针贴在皮肤穴位,用导线把皮针同可释放不同频率电流的仪器连接,并通过电刺激进行针灸治疗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鼓励并拨款支持研究针灸镇痛原理,并进行临床针灸治疗和针灸师培训的量化和规范化的立法尝试。国内几家实验室在研究针灸镇痛的神经化学原理和针灸电刺激的指标量化方面做了很扎实的工作,这些研究的内容和结果基本与经络无关。在美的华裔医生和针灸师对针灸疗法的推广发挥了很大作用。美国有一所成立于1982年的东方医学和针灸学院,致力于针灸师培训的标准化教育。获得注册针灸师资格需接受三年培训,十四项科目合格,220小时的正式训练和两年的临床训练。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1993年估计,每年大约有一千万人光顾针灸师诊所并花费大约五亿美元的针灸治疗费用,通常每次治疗约需三十到一百美元。1996年,FDA在管理上把一次性使用的针灸针从“试验性医疗器械”类别提升为“医疗工具”类别,与手术刀和注射器同等地位;并估计当时约有70-80%的医疗保险公司愿意给病人提供针灸治疗的医疗保险,这等于给针灸治疗在美国的发展提供了保障。据估计,现在美国可能有近两万名注册针灸师,其中的三分之一具有注册医师资格,后者的针灸治疗收费要比前者更高一些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替代医学办公室在1997年举行了一次审评针灸治疗的会议,对针灸治疗的原理和适应症及操作规程和不良反应等发布了指导性公告。综合基础研究和临床试验认为针灸做为辅助治疗手段,对两种症状有疗效:麻醉、药物治疗、妊娠引起的恶心呕吐,牙科手术后的牙疼;对以下症状可能有帮助:成瘾、哮喘、痛经、头痛、腰疼、中风康复。公告认为针灸治疗的原理还不甚清楚,可能与传导电信号、激活内源性镇痛系统和改善脑内神经化学递质的传递等有关

中医针灸治疗是依据经络理论进行的,对病人要辨证施治才能达到最好的疗效。美国人认为中医传统的手法针灸操作复杂难于掌握,效果的重复性差。重要的是进行针灸治疗过程的标准化,即不同的针灸师用一种相同的针灸治疗程序,对大部分而不仅仅某一个病人有效。他们不打算追求单一病例的最大疗效,而是致力于建立一种对医师和病人普遍通用的针灸疗法。由于研究认为不同手法的针灸治疗可以在局部产生不同频率的电流,据此研制出能释放不同频率电流的仪器,用导线与贴在病人穴位的针灸针连接并进行电刺激。针灸治疗的临床试验研究就是采用这种简单量化的方法进行的,对照组病人使用不导电的绝缘针而且也不通电。仪器很小操作简单,因此不懂中医经络理论的非华裔美国针灸师也照样可以进行针灸治疗。他们就这样把中医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针灸给改了,或者说标准化了,并且医师和病人都欣然接受。这就是美国针灸与中国针灸的差别

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值得国人学习和思考的。科学证据第一,易学易用第二。他们不理会针灸与深奥莫测的经络的复杂关系,而是如此简单地绕了过去。在中国有很多中医师和病人不大接受用仪器放电代替手法针灸,认为这样不伦不类。其实国内一些实验室研究针灸时采用的也是类似的仪器,性能甚好,但至今难以得到中医界和病人的广泛接受。也许缺乏市场营销手段,因而市场化步伐艰难。因此在国内不厌其烦地宣扬针灸已经走向世界的时候,笔者很是怀疑一些人是否理解其中的含义,是否以发展的眼光审视过中医针灸将来在中国应该走的标准化道路。也许若干年后,一个成熟的美国式的针灸疗法将回头占领中国市场

除了针灸之外,中草药可以做为食品补充剂在美国销售,但市场不大,主要是亚裔人士使用某些具有滋补作用的中药。在美国人看来,中草药和美国的或其它什么国家产的草药没什么本质区别,他们搞不懂也不大承认草药的药性与产地的关系。按照FDA的标准来看,进入美国的中草药和中国酱油醋或榨菜梅干菜等并无本质区别,只是属于食品补充剂,不能当作药物而因此不能声称有任何治疗和预防疾病的疗效。这些物品只要符合普通的食品卫生和安全标准即可进口美国,无需通过FDA,只要美国有人愿意掏钱进口就行。国内曾有很多中药厂家被所谓的“FDA认证”骗局所骗,暴露出对FDA标准的无知并不令人奇怪。他们掏的钱不要说买FDA认证,就是进行中国国家三类药品审批也是连门都没有。连中国的药品审批都不能搞清楚,凑FDA的热闹目的何在?

很明显他们是因自身心术不正而上了更高明的骗子的当而已。其实,中药有没有市场不要看美国欧洲,也不用看日本韩国,中国本身的市场已经是十二分的巨大,消费心理很有利。连这样的市场都不能占领,还想什么占领国际市场呢

今天中医药不能与时共进,其落伍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中医药毕竟经过千百年的临床实践,自然包含一些合理有价值的成分。如果在今后几十年内中医药还不能融入现代医学体系,它的剩余价值还将继续贬值,被淘汰出局也为期不远。欧美一些大药厂从世界各地植物中寻找新药的工作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由此也开发出多种新药,但目前还没有中药或中药的有效成份药物能在欧美得到批准上市。对中药有效单体研究已经取得了不少成就,其中一些在国内已经报批为新药。根据现有的中药的药性,提取和研究其中的有效化学成份,应该是今后中药开发的出路。目前少数西方国家的制药公司已积极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希望最终根据中药研制出一两种能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的新药;香港的中药开发也很受重视。但应该知道的是,目前对中药的开发研究基本上完全撇开了中医药的经典理论

俗话说不破不立,我们不应该只对千百年来基本不变的中医药和针灸理论修修补补。今后随着国家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和加入世贸组织,国内药厂均面临很大的生存危机。坦率地说大多数药厂都没有进行资金和技术准备,开发自己的拳头新药。从国内最近轰动一时的FDA药品认证书诈骗案,可以看出不少药厂在对美国药品市场十分无知。对新药开发的认识极度贫乏的情况下,欲图进入美国市场,其态度也很有投机取巧的味道,然最终难逃一骗。利用中药资源开发新药是一条值得尝试的途径,在技术和人力资源上国内并非没有条件,惟厂家应该认识到这是一个缓慢过程,需要投入资金进行长期开发

(注:部分参考英文专业期刊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关于中医药的文献)

2001.6

中医药在美获得认可尚需时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发言人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称:中医药在美国法律地位尚未改变———

马宁北京青年报(2007/08/09)

上周,一则《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是独立的科学体系》的新闻曾经令无数中医业者兴奋无比。但只要阅读过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发表的指导性文件《补充和替代医学产品及FDA管理指南(初稿)》(以下简称《管理指南》)原文的人士,都不免对这一结论产生质疑。

FDA发言人罗灵斯·金伯利昨天应询给本报记者发来的电子邮件中称,《管理指南》“并未主张或暗示联邦法律的任何改变”,也没有改变膳食补充剂(包括中药在内)的法律地位

还没有一种中药通过美国FDA的审查 记者向金伯利直接提出了“《管理指南》是否意味着FDA认同中医药学是独立的科学体系”的问题,但并没有得到正面回答。金伯利在邮件中表示,《管理指南》并未提出任何新的规范要求。就像FDA发布的其他指南文件一样,它只代表 FDA对某一问题的当前想法,并不使FDA或公众负有法律责任。该文件也并未主张或暗示联邦法律的任何改变

金伯利举例说,“比如,《管理指南》并没有改变《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中规定的任何维他命和膳食补充剂的法律地位。它只是陈述了膳食补充剂的法律定义,提醒有关公司即使是标明为‘膳食补充剂’的产品,只要用于治疗、预防、缓解、诊断疾病,也应该遵守有关药物的规范。”

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将包括中药在内的天然植物药列为膳食补充剂,是介于食品与药品之间的一种特殊产品。迄今为止,还没有一种中药通过美国FDA的审查,作为药品在美国使用。在美国的中医药仅针灸是以州法律的形式被列为一种医疗手段

■报道称FDA首次认同中医药是“独立科学体系”

《美国 FDA认同中医药学是独立的科学体系》一文中称,《管理指南》将包括中医药在内的传统医学从“补充和替代医学(CAM)”中分离出来,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与西方主流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科学体系,而不仅仅是对西方主流医学的补充。报道称,据中国中医科学院一位院士介绍,美国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NCCAM)和FDA认为,传统医学体系是“有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与对抗疗法(西方主流医学传统疗法)独立或平行发展而来”的,有着独特的文化传承背景。它们具有一些共同的元素,如相信机体有自愈能力,治疗方法也有独到之处

■注释中称提到并不能理解为“认可”

由于多年来中医药在美国一直面临法律障碍,这则新闻曾令中医从业者认为中医药在美国已经迎来了获得认可的曙光。记者查阅《管理指南》原文发现,14页的文件中只有两处提到中医药,均是和印度草药医学一起提及。学者方.舟.子在他的博客里这样翻译这两段文字:

“‘补充与另类医学’一词涵盖许多种医疗实践、产品和疗法,它们与‘常规’或‘对抗疗法’医学的实践、产品和疗法有显著的差异。有些形式的补充与另类医学,例如中医和印度草医,已被实践了数百年,而其他的例如电疗法,则是更晚才出现的。”;“NCCAM(国家补充与另类医学中心)把完整医药体系描述为涉及‘与对抗疗法(常规)医学独立地或平行地演变的完整的理论和实践体系’。这些可能反映了独特的文化体系,例如中医和印度草药医学。”

方.舟.子指出,FDA原文中使用的是“独特的文化体系”而非“独立科学体系”。文中只不过表示“中医、印度草医有一套完整的理论和实践体系,是个事实陈述,并不带任何的价值判断,丝毫也不意味着FDA认同中医或‘整体医学’”

记者发现,《管理指南》原文一处注释中还特别指出,不可因为文件中提到某种疗法、实践或产品,就理解为FDA在支持或者认可它

从假新闻“美国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看媒体失真

作者:gopher

“美国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的媒体报道竟是假新闻!其实,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根本没有认同所谓中医药学的“独立科学体系”,而是仍然把它视为一种“另类医学”

假新闻是如何出笼的?仔细一查,源头竟出自几个月前中国中医药报上陈可冀的一篇替中医宣传的文章中的臆测,后被记者报道。自此,在这一提问中的臆测成为“事实”,被各网站广为引用

追踪问题、探询真相本是媒体的职业使命。但是记者应当有起码的职业态度,其引用的数据、阐述的真实,都应有所依傍。倘若记者言之凿凿地报道,竟源于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事实,而如此子虚乌有的“独立科学体系”,竟又被其他网站当作“坐实”的事实来报道,进而以讹传讹,争相炒作,则不仅让人质疑媒体的公信力,更让人质疑媒体“以假为真”的动机

其实,查到FDA关于补充和另类医学的草案的页面加以核实并不算难,但却没有一个媒体做起码的事实核对,更没有媒体出来质疑消息的来源,以至最后必须由网民查实澄清。这让人不禁疑惑:本应“以真实为生命”的媒体为何如此容易“不实”?

“新闻失实”的实质不是媒体从业者的水平问题,而是态度问题。从“全息生物学创立者本有希望获诺奖”到“老科学家制造出永动机”,再到“美国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不同版本的虚假新闻之所以频频出现,难以禁绝,是不是源于市场利益的驱动“蒙住”了部分媒体及其从业人员的眼睛?或者是出于自身的偏见而追捧伪科学?在媒体间竞争日甚一日的今天,一些媒体将吸引“眼球”视为最大的市场利益。媒体的“读者本位”本无可厚非,但以牺牲“真实性”这一底线来吸引读者注意力,捕风捉影,哗众取宠,弄虚作假,就走向了反面

“美国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的虚假新闻,是不是“唯眼球”论指导下媒体 “制造热点”的典型案例?由于中医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加之目前中医药发展步履维艰,“中医废存之争”确是读者关注的热点。个别媒体没有核实新闻事实。更多的网络媒体则对这样“抓人”的新闻也是“宁信其有”,推波助澜。因此,“美国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的谣传才成为“新闻报道”四处流布

媒体肩负舆论监督、社会协调、文明传承等社会责任,当媒体不重视社会责任时,后果让人忧虑。因为在个人活动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人们是通过媒体来认识现实的。作为公共传播资源的受托使用者,媒体的信息传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理应受到公共性和公益性的制约,承担起社会责任。媒体的失实报道必然导致公众对现实世界的错误判断,形成错误的舆论,当舆论达到一定程度时,还可能影响甚至扭曲政府的决策。比如,“体系”和“独立科学体系”的差别,就影响到人们对中医有效性的判断。于是,本来微不足道的一件事,竟成了众多人议论的话题

面对屡屡发生的媒体不实报道,新闻界有必要再次敲响“维护新闻真实性”的警钟!

致谢:本文的大部分文字来源于王淑军的《从谣传“取消中医”看媒体失真》(http: //news.people.com.cn/GB/37454/37459/4994390.html)。笔者谨此向王淑军创作模板表示感谢,并特别声明本文大段采用王淑军的模板仅仅是为了达到相应的效果

“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假新闻的背后

作者:常山之子

纸包子、史上最恶毒后妈等假新闻的恶劣影响还未散尽,8月2日人民网等主流媒体所发布的一条“美国首次认同中医为独立科学体系”的新闻,就被方.舟.子考证出是假新闻。当然了,十个手指伸出来不一样长,假新闻与假新闻的待遇也就不同了

纸包子、史上最恶毒后妈等假新闻被戳穿后,人们直至包括发布假新闻的媒体,都能够及时予以澄清事实,对涉嫌造假者口诛笔伐,急于洗涮自己的清白。而对于 “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这一则假新闻,人民网等只是悄悄地撤下、打枪的不要;更有甚者,直至今天这则假新闻仍然高挂在成都晚报、千龙网、上海热线、顺畅网等新闻类网站上,继续混淆着人们的视听

纸包子之流之所以遭人唾弃,是因为它无论是真是假,都挑战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而“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就不同了,它迎合了人们夜郎自大的心理,虽然方.舟.子考证出了它是假的,但更多的人们则希望它是真的,或者明知道它是假的,也不愿看到有谁站出来说出真相。方.舟.子就像皇帝的新衣中的那个小孩一样,虽然他第一个喊出“皇帝什么衣服也没穿”,但公众的认知心理,决定了他所要承受的遣责比那两个骗子还要多!因为方.舟.子的一席话,将打破人们编织的自慰美梦。人们宁愿陶醉在浑浑噩噩的美梦中,也不愿睁开眼睛面对现实

对于中医,本人既无好感,亦无恶意。总体感觉其就是一种技能的内核,外面套上了一层神秘、唯心的理论光环而已。而所谓的技能,说穿了,也只不过是《卖油翁》所说的“此无它,惟手熟耳。”这也正是中医为什么年纪越大越受推崇的根本原因。为什么呢?因为年纪越大,经历的也就越多,经验也就更丰富,至于理论嘛,是谈不上的,如果有谁要刨根问底、想追问出个所以然来,那也无非是什么阴阳五行、七星八卦之类。以已浑浑,使人昏昏,把聪明人整糊涂是其之能事

举报假新闻“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为独立科学体系”

·方.舟.子·

国内现在正在打击假新闻,我现在举报,《人民日报》2007年8月3日刊登的“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为独立科学体系”就是一条欺骗国人的假新闻。FDA发布的指导性文件原文见:

http://www.fda.gov/cber/gdlns/altmed.pdf

文件中只有两处提到中医,都是和印度草医放一块的,翻译如下:

“‘补充与另类医学’一词涵盖许多种医疗实践、产品和疗法,它们与‘常规’或‘对抗疗法’医学的实践、产品和疗法有显著的差异。有些形式的补充与另类医学,例如中医和印度草医,已被实践了数百年,而其他的,例如电疗法,则是更晚近才出现的。”(The term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CAM) encompasses a wide array of health care practices, products, and therapies that are distinct from practices, products, and therapies used in "conventional" or "allopathic" medicine. Some forms of CAM, such a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Ayurvedic medicine, have been practiced for centuries, whereas others, such as electrotherapy, are more recent in origin.)

“NCCAM(国家补充与另类医学中心)把完整医药体系描述为涉及‘与对抗疗法(常规)医学独立地或平行地演变的完整的理论和实践体系’。这些可能反映了独特的文化体系,例如中医和印度草医。”(NCCAM describes whole medical systems as involving "complete systems of theory and practice that have evolved independently from or parallel to allopathic (conventional) medicine." These may reflect individual cultural systems, such a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Ayurvedic medicine.)

这不过指出了众所周知的事实,即中医和印度草医类似,与“常规医学”(现代医学)存在显著差异,有数百年的历史,是一个独特的文化体系。哪里认同中医是个“科学体系”?哪里有“科学”一词?哪里表明FDA接受了中医药理念和治疗功能?难道中国中医科学院认为FDA像中国药监局那样是可以用阴阳五行胡扯就糊弄过去的?

FDA的这份文件还特地指出,不可因为文件中提到某种疗法、实践或产品就认为FDA在支持它(any mention of a particular CAM therapy, practice, or product should not be construed as expressing FDA's support for or endorsement of that particular CAM therapy, practice,or product or, unless specified otherwise, as an agency determination that a particular product is safe and effective for its intended uses or is safe for use.),大概就是料到了可能会有骗子要拿这份文件骗人。中国中医科学院陈可冀院士是因为英文水平太差看不懂这份文件,还是有意造谣欺骗国人?这是不是再次证明了中医的“国际地位”是靠谎言打造的?

附: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为独立科学体系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03日01:32 人民网-人民日报

本报北京8月2日电 (记者王淑军) 记者今天从中国中医科学院获悉: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新近发布了一份指导性文件《补充和替代医学产品及FDA管理指南(初稿)》,将包括中医药在内的传统医学从“补充和替代医学(CAM)”中分离出来,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与西方主流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科学体系,而不仅仅是对西方主流医学的补充

据中国中医科学院陈可冀院士介绍,美国FDA这一继2004年发布《植物药产品指南》之后的新文件,契合了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模式,顺应了美国国内补充和替代医学快速发展的现状,表明了FDA对中医药理念和治疗功能的接受程度有所提高,在新药开发问题上有了较积极、务实的态度

美国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NCCAM)和FDA认为,传统医学体系是“有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与对抗疗法(西方主流医学传统疗法)独立或平行发展而来”的,有着独特的文化传承背景。它们具有一些共同的元素,如相信机体有自愈能力,治疗方法也有独到之处

美国何时“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

作者:柯南

今天在新浪网上看到一条转载自人民日报的新闻《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为独立科学体系》。方.舟.子已经迅速指出了这是一条假新闻。我在这里补充几句:

  1. 这不仅仅是条假新闻,而且是一条旧闻。人民日报2007年8月3日第11版发表的这条新闻《美国认同中医药学独立科学体系》要比健康报的类似新闻《美国FDA发布指导性文件认同中医药学是独立科学体系》晚了一个多星期。而且,早在今年6月,中国中医药报就发表过署名丛伟红、陈可冀的更详细的文章《美FDA新草案认同传统中医药学是整体医学》。而陈可冀等人的文章中提到的FDA草案早在2006年12月就完成了

  2. 人民日报的新闻说:“记者今天从中国中医科学院获悉: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新近发布了一份指导性文件《补充和替代医学产品及FDA管理指南 (初稿)》,将包括中医药在内的传统医学从‘补充和替代医学(CAM)’中分离出来,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与西方主流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科学体系,而不仅仅是对西方主流医学的补充。”这段话是错误的。陈可冀等人的文章有一个更详细的叙述:

    “与以往内容相比,该草案的一个重大调整是对补充和替代医学(又称另类医学)涵盖的内容进行重新划分,将替代医学体系(Alternative Medical Systems)从CAM中分离出去,称为‘整体医学体系’(Whole Medical Systems)。传统中医药(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与阿育吠陀印度草药医学(Ayurvedic medicine)都隶属这一范畴。草案明确说明将替代医学体系从CAM中分离出去并称为整体医学体系的原因。美国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NCCAM)及FDA认为,替代医学体系的应用实践与CAM产品中的其他四类(基于生物学的疗法、精神与机体互动医学、推拿按摩疗法和能量或调节气的疗法)不同,借用 NCCAM的定义,整体医学体系是‘有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与对抗疗法(传统疗法)独立或平行发展而来’的,有着独特的文化传承背景,它们具有一些共有的元素,如相信机体有自愈能力、治疗可涉及应用意念、机体和精神的一些方法等,例如传统中医药和印度草药医学。从草案内容可以看出,FDA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传统中医药学与美国传统医学(即西方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的科学体系,而不仅仅是对主流医学(西方医学)的一个补充,表明 FDA开始接受美国以外其他国家传统医学用药的经验和数据,显示出未来中医药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更多可能性和可操作性。”

    这段话当然也是错误的。首先,FDA的草案并没有“将替代医学体系(Alternative Medical Systems)从CAM中分离出去”。该草案的原文说:对于CAM的疗法,“NCCAM曾经有第5个分类,即‘另类医学体系’,但是它现在认为‘另类医学体系’(现在称为‘完整医学体系’)是一个单独的分类而不是另一个[与上述4种分类并列的]分类,因为另类医学体系使用来自上述4种分类的实践方法。”使用CAM疗法的体系当然也是CAM的一部分——事实上,这份草案在叙述“什么是补充和另类医学”的时候,列出了ABCDE5项,第5项就是所谓的“完整医学体系”(whole medicine system,这里的whole最好不要翻译成“整体”,因为这可能与所谓信奉“整体观”的另类医学混淆)。如果你看看NCCAM的网站关于“什么是补充和另类医学”的说明(http://nccam.nih.gov/health/whatiscam/),你就会发现在“主要类型的补充和另类医学有哪些?”的条目下第一条就是所谓的“完整医学体系”

    其次,陈可冀等人说:“从草案内容可以看出,FDA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传统中医药学与美国传统医学(即西方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的科学体系”,这是故意误导读者。FDA没有在草案中提到中医药学是“科学体系”。原文是这样说的:“NCCAM 把完整医学体系描述为涉及‘与对抗(常规)医学独立或平行演化的完整的理论与实践体系。’它们可能反映了独特的文化体系,诸如中医和印度草药医学。”命名是“文化体系”,在陈可冀等人的笔下摇身一变就成了“科学体系”

    当然,谁也没有否认中医有一个体系。但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体系”可未必是一个科学的体系,更不一定是一个好的体系

    可笑的是,至少在这里,警惕的读者还能看出这是陈可冀等人自己的观点(“从草案内容可以看出”)。到了人民日报的新闻里,就变成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与西方主流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科学体系”

    该新闻还说:“美国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NCCAM)和FDA认为,传统医学体系[……]它们具有一些共同的元素,如相信机体有自愈能力,治疗方法也有独到之处”。然而草案原文并没有提到什么“独到之处”。原文只是说“完整医学体系的一些共有元素包括信仰身体有自我治疗的能力,以及治疗可能涉及到使用心智、身体和精神的技巧”。这只是一个叙述,而“独到之处”明显变成了褒义

  3. FDA的这个草案特别说明了,在该文件中“提到任何特定的CAM疗法、实践或产品不能解释为表达FDA对特定CAM疗法、实践或产品的支持或认可”

  4. 我不知道记者和陈可冀等人是否看懂了该草案。陈可冀等人那样说,或许是看不懂英文,或许是为了忽悠(“表明FDA开始接受美国以外其他国家传统医学用药的经验和数据,显示出未来中医药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更多可能性和可操作性”)。那么记者呢?至少记者在写稿之前应该读一读原文,不应该直接替陈可冀等人发一个新闻稿吧?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