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子的毒是什么毒

药店的附子毒不毒

·方.舟.子·

据云南网报道,4月1日下午,云南省元谋县黄瓜园镇牛街村冯少华家人和亲属14人在就餐时,煮食草乌炖肉,导致14人中毒,其中有2名中毒者经抢救无效死亡。云南民间有吃草乌、附片等含乌头碱草药炖肉的习惯,经常发生因此中毒乃至死亡的案例,触目惊心。这是今年云南网报道的第三起草乌中毒事件。此前有关草乌中毒的报道也不少,可谓云南网的特色。例如云南网在2016年11月9日报道云南省疾控中心提供的信息,当年云南已发生食用草乌中毒事件20余起,导致4人死亡。但是云南网在2016年11月21日报道昆明市疾控中心统计,自当年10月以来,光是昆明一地就已经发生了食用草乌、附片中毒25人。2015年9月8日,云南省宾川县一村民邀请亲朋食用草乌炖猪脚,导致27人出现中毒症状,其中6人抢救无效死亡,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起。2015年11月24日云南云安集团董事长苏云安去世,当时媒体也报道是因为吃草乌中毒抢救无效

草乌是毛茛科植物北乌头的干燥块根,类似的还有川乌,是另一种毛茛科植物乌头栽培品的干燥块根,其子根则称为附子。草乌、川乌和附子都是很常见的中药,都含有乌头碱等剧毒成分。乌头碱毒性大到什么程度呢?物质的毒性大小毒理学上常用半致死量表示,也就是让一半的实验动物死亡的量,量越大则毒性越低。如果用小鼠做实验,口服乌头碱的半致死量是1毫克/千克体重,食盐是4000毫克/千克体重,可以说乌头碱的毒性是食盐的4000倍。对人而言,乌头碱的最低致死量是0.028毫克/千克体重,对一个体重60千克的人来说,口服1.6毫克乌头碱即可致死,而氰化钾的致死剂量是50~200毫克,所以乌头碱比氰化钾毒性大得多

乌头并非中国特产,国外也有。它的致命毒性在国外古代就已经被认识到,有时被称为“毒药女王”。传说“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就是用乌头毒死她的兄弟的。乌头碱中毒的症状类似于心脏病发作,以前体内的乌头碱没有办法检测,乌头下毒在西方国家就成了谋杀的完美方式,在现实生活和小说中经常出现。一个著名的案例是,1881年,在英国行医的美国医生乔治·拉姆森为了争夺遗产,用乌头毒死了他的小舅子。他在医学院学到乌头中毒是没法检测出来的,他不知道的是,他毕业以后法医已发现了一种笨办法来检测乌头中毒:用舌头品尝受害者体液的提取物,看看有没有乌头特殊的味道和刺激性。现在当然可以用化学手段检测体内乌头碱了,但即便如此,国外仍时不时会发生用乌头杀人的案件,例如2009年同样是在英国,一个印度裔女人把乌头掺进咖喱中,毒死了她的前男友,他的未婚妻则很幸运地被抢救过来

国外的毒药,在中国却被当成补药。中国某些地方频频发生的乌头中毒事件,与国外的不同,中毒者都是主动吃的,这是因为中医认为乌头有“祛风除湿、散寒止痛”的功效,民间就流行用草乌炖肉来进补。“祛风”、“除湿”、“散寒”都只是主观臆想,只有“止痛”是可以验证的,乌头碱的确也有“止痛”的功效。号称治疗跌打损伤的中药几乎都会用到草乌、川乌或附子,而且用的人都觉得效果不错,就是因为乌头碱具有镇痛、麻醉作用

乌头碱能镇痛,是因为它能阻隔神经冲动的传导。神经冲动的传导与神经细胞膜的电位变化有关。在静止电位时,细胞膜外的钠离子浓度比膜内的高。当细胞受到刺激产生兴奋时,膜上的钠离子通道打开,钠离子从膜外大量地流入膜内,导致膜内正电荷迅速增加,电位急剧上升,这叫做“去极化”。然后钠离子通道关闭,阻止钠离子进入膜内,而钾离子通道打开,让膜内的钾离子流出到膜外,导致膜内电位急剧下降,这叫“复极化”。这个过程沿着膜传导,就产生了神经冲动。而乌头碱可与钠离子通道结合,让钠离子通道一直开着,一直处于“去极化”的兴奋状态,没法“复极化”,神经冲动就没法传导。在剂量很小时,只是局部的神经末端受影响,能缓解疼痛,进而出现麻痹、瘫痪。心脏的心电传导也会受到影响,出现传导阻滞、心律不齐。所以剂量到一定程度,中毒者将因为呼吸麻痹、心搏骤停而死亡

2013年,香港卫生署查出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将其下架。国人才首次知道,被列为“国家保密配方”的云南白药原来也含有这种剧毒成分。之后云南白药根据国家药监局《关于修订含毒性中药饮片中成药品种说明书的通知》的要求修改说明书,修改后的新版说明书上标注为:“本品含草乌(制),其余成分略。”也即正式承认了云南白药中的确含有毒性中药成分,而其他的成分则仍然“保密”

其实云南白药的成分也只是在国内保密。云南白药出口到美国,虽然主要是卖给美国的华人,但是并不享有不标明成分的特权。所以在美国卖的云南白药都是公布了成分的,包装上特地贴有成分标签,但是里面并没有写明有“草乌”。不知是因为卖到美国的云南白药改了配方把草乌去掉了,还是虽然含有草乌但是却隐瞒不写?云南白药不是作为药物、而是作为保健品进入美国的,作为保健品不能有明显的毒性,如果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知道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那么会和香港卫生署一样,是不会允许销售的

针对云南白药含有剧毒成分的指责,云南白药集团表示,“云南白药药品配方中所含草乌(制)通过独特的炮制、生产工艺,在加工过程中已使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得以消解或减弱,产品安全有效。”乌头碱水解后,其毒性的确会降低,有研究称能降低上百倍。但是乌头碱毒性本来就极强,即使其水解产物的毒性降低上百倍,毒性仍然不容小觑。草乌的药性依赖于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如果像云南白药集团声称的其毒性已消解,那么其药性也随之消解,又何必使用草乌呢?

云南白药集团声称云南白药“安全有效”,“未监测到严重不良反应”。实际上,因使用云南白药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临床报道并不少见,有的就与乌头碱中毒有关。例如,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华侨医院发生一起与云南白药中毒有关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案子。广东省医学会在给法院的回函中,明确指出患者出现的是乌头碱中毒症状。2006年出版的《中药毒性手册》就有云南白药可引起窦性心动过缓、I度房室传导阻滞的记载,依据的是1979年的报道。当时云南白药含草乌一事还未曝光,未说明这是乌头碱中毒引起。虽然云南白药的说明书说“刀枪跌打诸伤无论轻重出血者用温开水送服”,不过通常云南白药只是外用,口服的不多。与口服相比,外用当然风险降低了,但是乌头碱仍然能通过伤口进入体内,引起中毒。即使没有伤口,乌头碱也能透过皮肤进入体内

对乌头碱中毒并没有解药,一般只是根据症状进行支持性治疗。有人想到,既然乌头碱的中毒原理是与钠离子通道结合,让钠离子通道一直开着处于“去极化”状态,那么那些能够阻遏钠离子通道抑制“去极化”的药物,例如利多卡因,不就可以用来治疗乌头碱中毒了?据报道这种治疗的效果不错。民间传说用甘草、绿豆汤能解乌头中毒,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依据只是《本草纲目》上说甘草、绿豆能解毒,如果这也能算依据,《本草纲目》还说猪屎能解一切毒呢,怎么不用猪屎?国外医学界的建议是,如果发生了乌头中毒,在等待救护期间,可以服用单宁酸、活性炭吸附毒素减少吸收,并服用含咖啡因的饮料刺激心脏。这总比吃甘草、绿豆或猪屎要合理得多

乌头碱的治疗剂量和中毒剂量的界限模糊,而且草乌、川乌、附子中乌头碱的含量变化很大,炮制效果难以确定,这些都使得草乌、川乌、附子的使用充满了风险。不仅把乌头当菜吃会引起中毒,当药吃也会引起中毒。据香港卫生署报道,香港每年都有十几、二十例乌头碱中毒案例,都是因为服用中药引起。如上所述,这些中药乃是通过暂时阻隔神经冲动传导来起到镇痛、麻醉作用的,属于治标不治本,并不能真正治疗疾病。古人在没有更好的药物可用时,为了缓解疼痛的折磨,明知乌头、附子有毒也不得不使用。我们现在有了更好、更安全的镇痛药,又何必冒死用乌头呢?

2017.4.4

(《科学世界》2017.5)

云南云安集团董事长苏云安病逝 疑似乌头碱中毒

中新网昆明11月25日电 云南云安集团25日发布讣告称,该集团董事长苏云安因病医治无效于11月24日去世。当地媒体转述医护人员说法称,其疑似乌头碱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

苏云安生于昆明马街镇马街村,现任云安集团董事长,曾获“优秀创业家”、“中国优秀实业家”荣誉,和全国五一劳动模范奖章。苏云安于1994年成立了昆明市西山区云安建筑公司,1999年被昆明市西山区政府国资委收购,成为国有企业。2001~2003年,云安集团实现跳跃式发展,总资产跃居10个亿,成了全省十强国有企业。其下属企业云安会都系云南知名会议场所

24日晚起,微信朋友圈盛传苏云安吃附子死亡。当地媒体25日亦报道称,医务人员透露,24日凌晨苏云安上急救车时仍清醒,但心率严重失常,疑似乌头碱中毒,后转送至昆明医科大学附二院抢救,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乌头碱是存在于川乌、草乌、附子等植物中的主要有毒成份。近年来,云南多地曾出现冬季吃含有乌头碱成份的进补中药而死亡的事件,今年9月,云南宾川县村民食用草乌致6人死亡,20余人送医

“方.舟.子和他的网友们”第33期:聊中药毒性

(早前,云南白药被曝含有未标示的毒性物质,而其最近修改的说明书中,则明确了含"草乌"成分,草乌又称断肠草,有剧毒。无独有偶,华佗再造丸的最新修订版说明书也增加了毒性成分“马钱子”。中药毒性成分是毒害人体还是以毒攻毒?国家保密配方是否有权不公布药品成分?2014年4月10日15:00-16:00,方.舟.子邀请余向东聊中药毒性。)

毛山稻士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请问二位,为什么会不断有新的经络理论出现?是推翻前理论还是兼容前理论?怎么判断这些理论的正确性?人体内的经络是否固定?为何能容纳如此多的理论?

余向东 : 世上没有鬼,见到鬼的人很多。人体内没有经络,经络理论很多。其实,不仅经络,中医很多概念都有多种“理论”,比如经典之经典《伤寒论》的核心概念“六经”究竟是什么,就至少有十几种“理论”。这不是科学的特征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云南白药也好,华佗再造丸也好,既然都标明含有毒性成分,是否说明这有毒成分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呢?

余向东 : 是否对人体有害,需要作严格的临床试验才能知道。可怕的是,中医不喜欢做这种试验。我们无法得知这些中药不良反应的具体数据。这种危险相当于“盲人骑瞎马”

复古风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两位先生好。据说云南白药在国外销售有标注配方说明,在国内销售却没有配方说明。对此,你们是怎样解读的?谢谢!

余向东 : 说明中国人是可以合法欺骗的

秋野之南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俗话说中药治大药,相对于西药来说,中药的毒性算低的,如果含量未超标,应该可以接受,且与其它成份药材混合,自然又会降低毒性。退一步说,即使有毒,不是还有以毒攻毒一说吗?你们怎么看?

余向东 : 中药毒性往往是未知的,而不是“低”。连化学成分都不知道,妄图通过配伍减毒是意淫而已

人生何处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医本来就是标榜:是药三分毒啊,西药的副作用应该更严重啊,只是他们没标出来而已

方.舟.子 : 你搞反了,西药的说明书把副作用研究、标明得清清楚楚,而中药对副作用缺乏系统研究,在说明书中都是标“尚不明确”,出了问题再以“是药三分毒”作为开脱的借口

造船王Cirdan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取消中医,验证所有中药,请问这个说法是否合理?

余向东 : 取消中医是不现实的,但是至少应该向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等学习,中西医严格分开,中医不允许开西药,西医也不允许开中药。目前中国绝大多数开中药中成药中药注射剂的西医都并不懂中医药理论,这是非常荒唐可悲的事。凡是用于治病救人的药物,都必须进行严格的验证,这是理所当然的

东医悟者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关于天然中药的毒自古以来就是历代苍生大医用来治病救人的,黄帝内经素问中强调毒药攻病邪,五谷为食养。有病则病当之无损于人,无病则人当之伤其正也;再说了,药是用来治病的,没病吃药干什么呢?

余向东 : 毒性作用和治疗作用不分,是医学低级阶段的通病。中医直到现在还没有进化到高级阶段

诺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方.舟.子,你是反对中药还是反对中成药呀?

方.舟.子 : 都反。实际上,中药汤药比中成药还糟糕。中成药因是工业化生产,好歹还有点质量控制

玛琪vivicandy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真的有毒性吗

方.舟.子 : 怎么没有毒性,吃云南白药中毒死亡的都有过,吃乌头中毒死亡的就更多了

董永生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你们二位认为中药与西药在临床上哪一个更容易对人产生副作用呢?

余向东 : 如果中药都经过了严格的检验,有了具体的数据,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秋野之南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鸦片是毒品,但鸦片也是一种名贵中药材,这个事实能说明什么问题?

余向东 : 药物毒性能否接受,看它治疗什么病。细胞毒药物毒性很大,但能使癌症患者延长寿命,就可以接受。云南白药不过声称治疗跌打损伤等小病而已,为此冒着严重到致死的毒副作用,这是不能接受的

70后独善其身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医历史悠久,讲究辨证施治和以毒攻毒。它的主体思想带有玄幻色彩,不能简单按照现代科学去检验,出现的问题应由其内部良性循环去解决

方.舟.子 : 身体、疾病、药物都是客观存在,都是可以用现代科学方法来检验的。玄幻的东西是子虚乌有的,属于妄想,岂能靠它来看病、治病。比如一种药物有没有毒性有什么样的毒性,不是靠想像出来的,而是要靠科学方法来检验的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你们觉得中医上以毒攻毒这种疗法靠谱吗?

方.舟.子 : 不靠谱。某种毒物刚好能治疗某种疾病,是小概率事件,是必须用实验来证明的,不能泛泛地说以毒攻毒。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毒物只会让人中毒身亡,治不了病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比起个别著名药企造假,国家保密配方不公布药品成分也许可以理解,但某些药品有毒与否老百姓从何了解呢?

余向东 : 保密药品成分的做法非常荒谬。如果患者出现了不良反应,由于不知道成分,医生将无法做出可靠的分析和判断,也无法做出靠谱的处理和救治。因此,保护的是商家利益和中医,漠视的却是病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应该公开的不仅是毒性成分,其他成分一样要公开

花青俏溪亭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药品中,“特殊成分”的隐瞒,是欺骗还是维权,全民都来听听老师们的见解吧!

余向东 : 维护的是药厂的权,漠视的是病人的生命健康权

王凯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有毒吗?不安全吗?我倒是觉得中药比起中国的食品来说安全得多了,毕竟还是草本植物

方.舟.子 : 吃不到1克的乌头就足以让人致命,你哪里去找这么毒的食品?

汝南堂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保密配方怕被美国人窃取吗?

余向东 : 以前我们以为美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救

紫雪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请问下把中药和西药穿刺到人体组织器官 腹腔 盆腔是不是一种欺诈医疗

余向东 : 什么药,针对什么病,具体的才能判断

董永生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你们对于云南白药成份含有剧毒断肠草是怎样看的呢?

余向东 : 以保护中医之名而赋予中药“免检”的特权,其实质是对病人生命健康权的漠视,是违反“以人为本”的重要思想的

花青俏溪亭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始终质疑”西药只能治标,中药可以去根儿”这一不知是否伪命题的对错。中药真那样神话吗?中药真的那样安全吗?如果中药真的那般奇迹,为何说明书中除了隐瞒,还有注意事项?我们的科学是否很虚伪?

方.舟.子 : “西药只能治标,中药可以去根儿”是中医的自吹自擂。实际上中医多疾病的病因茫然无知,如何能去根?绝大多数情况下连标都治不了。只有现代医学才能做到既治标又去根

人生何处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医本来就是标榜:是药三分毒啊,西药的副作用应该更严重啊,只是他们没标出来而已

余向东 : 你搞反了。西药的副作用在说明书里标示的非常清楚;中药说明书标示的基本都是是“不良反应尚不明确”

玛琪vivicandy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真的有毒性吗

余向东 : 可怕的不是中药有毒,而是,由于缺乏严格的毒理药理研究和临床试验,中药究竟有什么“毒”,往往并不清楚。所以中药说明书里经常见到“【不良反应】尚不明确”

复古风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两位先生好。据说云南白药在国外销售有标注配方说明,在国内销售却没有配方说明。对此,你们是怎样解读的?谢谢!

方.舟.子 : 云南白药在美国是作为膳食补充剂上市的。美国不允许药物、膳食补充剂有“保密配方”,所以云南白药只能是标明配方。而中国允许药物有“保密配方”,这是与现代医学原则格格不入的。如果允许药物不公开成分就上市,其质量如何由第三方来监控,疗效如何得到保证,不良反应如何能够知悉?

王章贺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您好,我现在在用云南白药牙膏,看了报道有点担心,云南白药牙膏有毒吗?我要不要停用?

方.舟.子 : 凡是不标明配方的东西,都不要用,否则出了问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汝南堂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保密配方怕被美国人窃取吗?

方.舟.子 : 这纯属中医的意淫,美国人根本就不稀罕什么中药配方。实际上,云南白药在2002年想打入美国市场时,就已经向美国药监局提交了配方,结果以不能证明疗效为由被拒绝,只能是以膳食补充剂的方式在美国上市,在美国卖的云南白药都是公开了配方的

70后独善其身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医历史悠久,讲究辨证施治和以毒攻毒。它的主体思想带有玄幻色彩,不能简单按照现代科学去检验,出现的问题应由其内部良性循环去解决

余向东 : 用玄幻色彩的思想治病救人,当人命为儿戏吗?

花青俏溪亭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始终质疑”西药只能治标,中药可以去根儿”这一不知是否伪命题的对错。中药真那样神话吗?中药真的那样安全吗?如果中药真的那般奇迹,为何说明书中除了隐瞒,还有注意事项?我们的科学是否很虚伪?

余向东 : 真相是:中医完全不知本,治标固然差得远,治本更是谈不上;西医洞悉或努力洞悉疾病之本,追求的恰恰是标本兼治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请问云南白药和华佗再造丸中的“草乌”、“马钱子”等成分的毒副作用应当是国外发现的吧?国内有这样的化验机构吗?这可是关系到大众健康的大事啊

余向东 : 药物的不良反应是通过毒理实验、临床试验、不良反应报告系统等等现代医学体系方法发现的。中国也有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俗话说:是药三分毒。你们对这种说法是怎么看的?

余向东 : “是药三分毒”是一句无比正确的废话,只有搞清楚是三分什么毒,这句话才有意义

BonaChen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請問方.舟.子(@fangzhouzi) :如果中藥真如你等所說,那為什麼直到今天才由你等非中藥學專業人士提出質疑?請正面回答這個問?

余向东 : 质疑从清朝就有了,不过你无知而已

Shadow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云南白药中为何会加入有毒草药?有毒的东西算是药吗?

方.舟.子 : 草乌中的乌头碱有麻醉、镇痛的作用,所以号称治疗跌倒损伤的中药都会用到草乌或类似的川乌、附子,实际上都是暂时起到镇痛作用,让你觉得有效。其实那是中毒的前兆,发展下去就是麻痹、瘫痪、心律不齐、心搏骤停而死了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云南白药牙膏里面有草乌成分吗?现在苗药、藏药都披着神秘的面纱向大众宣传,是不是也都不靠谱?

余向东 : 一切没有经过严格临床试验的药物都是不靠谱的

王章贺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您好,我现在在用云南白药牙膏,看了报道有点担心,云南白药牙膏有毒吗?我要不要停用?

余向东 : 牙膏不需要是药物,加了白药的牙膏不仅画蛇添足,更有风险

火舞华 : 如果现在基于中药药材及中药药方进行科学实验研究,是否是中医的出路呢?当然中医理论是要不得的。#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

方.舟.子 : 如果哪种中药能够通过科学方法的检验证明了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就会获得世界的公认,也算是中医的出路。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哪种中药经过了这样的检验

职涯小王子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如果吃了中药出问题了,维权也特别难,这真是杀人不偿命啊

方.舟.子 : 吃中药出问题,会被怪罪为是不懂中医不会吃中药,中医是没有责任的。当年同仁堂的龙胆泄肝丸导致几十万人得了肾衰竭,最后也没法维权,起诉同仁堂法院不受理

秋野之南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店里一般都贴有食物相克的说明,这种说明靠不靠谱?

余向东 : 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明食物相克,相反,有实验证明其不靠谱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 我看到有朋友拿肉苁蓉、索阳泡酒喝,说是滋阴壮阳。请问这两种药有毒副作用吗?

余向东 : 尚不明确。也就是说,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临床研究。它可能有毒,可能无毒,可能大毒,可能小毒。看你朋友的运气了

复古风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两位先生好。现在的中药材很多是人工种养的,那么,这种人工种养的中药材有可以因含有化学成份而变得更加剧毒。对此,两位是怎么看的?谢谢!

方.舟.子 : 这个跟野生的还是人工种植的没有什么关系。草乌是野生的,川乌是人工种植的,但是二者都含有剧毒的乌头碱,它们是乌头属植物本身就含有的毒素,不是人为添加的

何哥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今天有同事在给她老人婆打电话,说中成药没有副作用,可以给孩子吃,请问是这样的吗?

方.舟.子 : “中药没有副作用”这种错误观念会害死人的。很多儿科中药含有朱砂、雄黄,会导致重金属中毒。还含有马兜铃酸,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最终导致肾衰竭

复古风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两位先生好。福建闽南地区的人和广东潮汕地区的人日常喜欢服用中药材熬制的各种凉茶,据说各种凉茶既可以防病驱病,还可以强身健体和养颜美容。我想问,凉茶真的有如此神效吗?还有,我们平常该不该服用这种凉茶?谢谢!

余向东 : 广东省肾衰患病率居全国之冠,与中药可能有因果关系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在西医传入中国之前,中国人治病都是靠中医中药,你们怎么解释呢?

余向东 : 所以古代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左右

Shadow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云南白药中为何会加入有毒草药?有毒的东西算是药吗?

余向东 : 有毒的东西也可以是药,看值不值。为了治疗癌症可能值,为了“治疗”跌打损伤就很不值

火舞华 : 难道现在中医就没有生存的希望了吗?#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

余向东 : 这没有什么可惜的,世界上大多数传统医药都没落甚至消失了。有更好的医学。不必哀叹煤油灯的消亡

秋野之南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一直以来都在宣传中西医结合,难道中医除了针灸、推拿、拔罐、刮痧,就一无是处了?

余向东 : 中西医是不可能结合的。针灸、推拿、拔罐、刮痧也没有什么“是处”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两位老师对正在学中医的学生的学生有什么建议?

余向东 : 能转行最好;否则,学好西医课程,中医课程当笑话看就行

火舞华 : 如果现在基于中药药材及中药药方进行科学实验研究,是否是中医的出路呢?当然中医理论是要不得的。#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

余向东 : 没有出路。进行科学实验的必然结果是:绝大多数中药其实是无效的

姚袁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除了云南白药,还有什么药的成分是保密的,有这样的药么

余向东 : 自92年国家颁布《中药品种保护条例》以来,每年发布保护品种目录,中药保护品种多达3038种,几乎是中成药都有机会得到保护,都可以对其成分保密

汝南堂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的检测标准好像不都是国家统一检测标准,还有地方特色用药,地方检测标准,这样能让人放心吗?

余向东 : 国家标准也不可靠。只有遵循国际标准才是可靠的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日本、韩国官方都没有中医吧?我们政府相关部门明明知道中医理论不科学,中药好多无效甚至有毒,为什么不采取措施辨别和检验药效?

方.舟.子 : 日本在明治维新时就已废除了中医,只保留了一些汉方药。韩国还有韩医,被边缘化的。韩国采取的是二元化制度:韩医不能开西药,西医不能开韩药。如果中国也采取这样的制度,中医也早被边缘化了。现在的中医就是靠“中西医结合”在蒙人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如果国家医疗管理部门规定:不允许中医师开西药,同时也不允许西医师开中药。这是一个告别愚昧走向科学的好办法吗?

余向东 : 这个方法非常好。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都是这样做的

胡文波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你反中药是因为中药有毒吗?

余向东 : 因为医药关乎人命,所以,必须严格再严格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流传了几千年的中药中药受到质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余向东 : 流传更悠久的其他国家的古老医学都一样受过质疑,直到取消

左文右武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药真的在西药面前不堪一击吗?

余向东 : 中药是在证据面前不堪一击,而不是西药

阳-100-光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不管西药还是中药,治好了病了或者减轻痛苦为原则

余向东 : 必须有足够可靠的证据表明它能治好病。这才是原则

那灿烂的追忆少年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医学毕竟和西医的基础理论体系不太相同,草乌入药能祛风湿、散寒止痛。这一点难道没有人注意一下么。拜托不要黑中医了好么

方.舟.子 : 现代科学早就对草乌能镇痛、中毒的机理研究得很清楚了,岂是中医的妄想能够相提并论的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国有很多名老中医,你们对他们的医术是怎么评价的?

余向东 : 不值一提

那灿烂的追忆少年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中医学毕竟和西医的基础理论体系不太相同,草乌入药能祛风湿、散寒止痛。这一点难道没有人注意一下么。拜托不要黑中医了好么

余向东 : “散寒”:怎么散?什么寒?有多寒?

秋野之南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白癜风是世界性顽症,但我单位的一位同事却用中药抑制住了,效果显著,而世界上还没有哪种西药能有如此神效,你能解释吗?

余向东 : 这个例子毫无意义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著名凉茶王老吉成为国内凉茶第一品牌,其降火功效人所皆知,你们能说出它的缺点吗?

余向东 : 功效不是广告出来的

苏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著名凉茶王老吉成为国内凉茶第一品牌,其降火功效人所皆知,你们能说出它的缺点吗?

方.舟.子 : 王老吉含有夏枯草,能使机体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而且有肝脏毒性。喝水也能“降火”

晖是太阳的光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到目前为止,有没有已经证实对一些疾病有明确疗效,而且无毒无害的中草药?

方.舟.子 : 要证明药物的疗效需要经过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的临床试验。目前没有哪种中药经过了这样的临床试验的检验

秋野之南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国家队运动员参加世界大赛,好象都在用云南白药气雾剂,这个怎么解释?

方.舟.子 : 云南白药气雾剂是靠里面的卤代烃挥发降温来镇痛,和冰敷是一样道理,和中药成分无关,像国外运动员使用不含云南白药的气雾剂效果是一样的

谢谢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两位吃过中药吗?

方.舟.子 : 小时候吃过。长大了没有吃过,以后也不可能吃

赵小群 : #方.舟.子余向东聊中药毒性#如果国家医疗监管部门把常用中草药、中成药的毒副作用编辑一本手册,让百姓认清中药的真相,选择使用,将对大众健康意义重大

方.舟.子 : 那样会影响到中药的销售,作为利益集团一分子的国家药监才不干呢。何况对中药的毒副作用缺乏系统研究,许多都还是不清不楚的,搞清楚的也要尽量隐瞒的,反正总有消费者能体谅的,“是药三分毒”嘛

香港八旬老妇服用中药身亡 卫生署呼吁市民停用

人民网4月28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一名83岁老妇怀疑服用中药材后,出现乌头类生物碱中毒致死。该名老妇服用林庭涛中医师(注册编号:005000)处方的中药后人事不省、脉搏加快及室性心搏过速病征,送院后即日证实死亡。卫生署于中医诊所的初步调查显示,处方中的“制附子”有可能被另一种中药材“制川乌”污染,呼吁曾到诊该中医师,以及曾经获处方“制附子”的市民,立即停止使用有关中药。个案将转介警方跟进

卫生署在调查医院管理局的转介个案后,发现这宗乌头类生物碱中毒致死怀疑个案。卫生署表示,该名83岁中国籍女子于过往两个月内,求诊于一名在九龙弥敦道518-520号11楼A室驻诊的林庭涛中医师(注册编号:005000)

该老妇有充血性心脏病、肾脏肿块、贫血及脊柱萎陷病史。她最后一次诊症是4月25日,获处方中药。翌日她服用已煎煮的中药汤剂两次,不久后即出现与乌头类生物碱中毒相符的症状,包括人事不省、脉搏加快及室性心搏过速。其后,她被送往公立医院,最终于同日证实死亡

署方于中医诊所的初步调查显示,处方中的“制附子”有可能被另一种中药材“制川乌”污染。“制附子”与“制川乌”同样含有乌头类生物碱。卫生署至今未收到相关的不良反应通报,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以追寻污染源头。该署呼吁,任何人士如曾到诊该中医师,以及曾经获处方“制附子”,应立即停止使用有关中药及向该中医师查询。任何人如有疑问,或感到不适,应咨询医护人员意见。发言人表示,如不适当地使用,乌头类生物碱可引致口唇和四肢麻痹、恶心、呕吐及四肢无力等不适症状,严重者更会引致危害生命的呼吸困难和心律失常。卫生署已将个案转介警方跟进。 (来源:人民网-港澳频道)

男子自制药酒喝死俩朋友 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

京华时报2008-10-15

喝了自制的治疗风湿病的药酒后感觉不错,宋振川将其推荐给朋友,导致对方2死1伤。记者昨天获悉,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宋振川在密云法院受到审讯

据宋振川介绍,他以前曾听别人说,用生草乌、草乌和川乌配制药酒,可以治疗风湿病。他就摸索着配制了一瓶药酒

检方指控,今年3月23日中午,宋的朋友齐贺福叫来了两位患风湿的朋友赵某、邹某,一起分享药酒。4人分别喝下约4钱左右的药酒后,出现了呕吐、抽搐等中毒反应。经抢救无效,赵某、邹某因乌头碱中毒死亡;齐贺福则为轻伤

法庭审理时,宋振川非常后悔,“我太大意了,太相信自己配制的药酒。”他称,事发那天,所喝药酒中的生草乌,是齐贺福买的。他并不太了解中医知识,也不清楚生草乌、草乌和川乌含有的成分,只是觉得能够治好风湿病

昨天,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