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医以毒攻毒

中医以毒攻毒的思想

·方.舟.子·

近日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宣布发现有5种中药能引起严重的毒副作用,其中有两种特别引人注目:“复方芦荟胶囊”含汞量达11-13%,超过该国标准的11.7万倍,该药的批发商和药店已被处以5000英镑的罚款;何首乌被发现引发肝炎和黄疸等不良反应。中药有毒副作用,本不是新闻,每隔一段时间,国外和港台的药物安全机构都会发布这类公告提醒当地消费者的注意,但国内媒体很少报道。这一次由于国内有报纸即时做了报道,在国内也成了新闻

一旦有人说中医药的坏话,就会引起靠中医药为生的既得利益者和坚信中医是国粹的普通大众的强烈反弹,这是预料中的事。只不过这都是信仰先行的非理性反应,经不起推敲。在听说某种中药有毒副作用时,有这几种典型反应:

一是矢口否认中药有毒。例如,据广东的报纸报道,针对这次事件,“省中药局的业务处有关人士认为,英国药物安全机构中所说的这些副作用,没有病例证据,并不能说明问题。”“广州市中医院原院长、著名中医专家吴维城教授认为,类似肝炎这样的疾病,都是因为感染了病毒才导致发病的,而草本植物本身是不可能带有肝炎病毒的,比如何首乌,是一种具有补肾功能的中药,在我国中医用药中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从来就没有发现引起肝炎的病例,不能仅凭一种中药就断然做出有毒的推测。”

看了这则报道,不禁让人对“著名中医专家”的医学水平肃然起敬,一句话就轻轻松松勾销了两类疾病——中毒性肝炎(因食物中毒引起的肝炎)和药源性肝炎(因药物引起的肝炎)。医学界已经发现有数千种药物都能导致肝炎,其中就包括许多种中药,例如川楝子、黄药子、蓖麻子、雷公藤制剂,在老中医看来自然是无稽之谈

英国药物安全机构指控何首乌能致肝炎,并非没有病例证据,在其公告中列举了7个病例。这7名患者为了防止脱发而服用何首乌制剂,引发肝炎和黄疸等不良反应,在停服后全都康复。实际上,自1996年以来国外医学文献中至少有4篇何首乌导致肝炎的报道

一种药物被使用了几千年,并不能证明其无毒。有的药物毒性,特别是毒性较慢、中毒症状不那么明显,例如能导致癌症、畸胎、肝肾损伤的药物毒性,是很难通过经验摸索出来的,而必须经过动物试验、严格的临床试验或流行病调查才能发现。许多历来被认为无毒的中药,现在都被发现有严重的毒副作用,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几年前也曾经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龙胆泻肝丸致肾衰竭事件

“复方芦荟胶囊”含汞量高得惊人的原因是因为它添加了朱砂,其主要成分是硫化汞。网上有文章指责英国药物安全机构不懂基本的化学概念,汞有毒不等于硫化汞有毒云云。但是汞有毒也不等于硫化汞就没有毒。硫化汞有没有毒,是要通过实验来证明的。有人认为硫化汞不溶于水和脂,因此不能被人体吸收,没有毒。其实不然。查英文医学文献资料可知,用硫化汞喂食动物,汞可被吸收入体内,在脑、肝、肾等器官累积起来,造成这些器官永久性的损伤。可见不能溶解的硫化汞在肠道环境中会发生变化,也能被吸收。临床上也有久服含硫化汞的中药导致汞中毒的病例。例如,1991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发现一名13岁华裔儿童吃打蛔虫的中成药“鹧鸪菜”4年后大脑受损,经检验发现“鹧鸪菜”中汞的含量高达2.3%,就是因为其中含有朱砂

另一种反应是承认中药有毒,但是认为对人体无害,甚至还能“以毒攻毒”。例如,同一则广东报纸的报道称,“省中药局业务处有关人员介绍,很多的中草药中汞的含量都有超标,但跟其他药物一起使用,不一定对人体就有害。比如砒霜,汞的含量还要高于芦荟胶囊,目前,国际上还是用于辅助治疗白血病,韩国则用来浸酒,达到驱寒的功效,只不过使用时要注意剂量。”

这种情形当然有可能,许多毒物也能被用以治疗疾病,但是,这同样也是必须经过体外实验、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之后,针对某种特定的毒物特定的疾病下结论,而不能泛泛而论,由于理论上有此可能,就可以不对药物的毒性做具体的研究,而随意下毒。我们能够因为砒霜(其主要成分是砷,而不是汞,该中药专家所说有误)能被用于辅助治疗白血病,就认为砒霜的毒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病都用它来治,甚至当食品来吃吗?韩国用砒霜浸酒,也不能说明那就是合理的。中国某些地区以前也有类似的习俗,只不过是用另一种含砷的有毒矿物——雄黄来浸酒,雄黄遇热分解变成砒霜。端午节喝雄黄酒会导致砷中毒,现在已被认为是一种有害的陋习

第三种反应是也是承认中药有毒,但是认为不值得大惊小怪,“是药三分毒”嘛,西药也有毒副作用嘛。但是,西药在上市之前,其药效、安全剂量及毒副作用,都已经过了试验和详细的分析,所以可以事先加以防范,出现了问题也可以尽量挽救。而绝大部分中药在这些方面都不明不白,出了问题就以“是药三分毒”为借口推卸责任,这不是在草菅人命吗?

对此,龙胆泻肝丸事件的教训值得吸取。早在1993年,西方医学界已经注意到了马兜铃酸导致肾衰竭的问题。当时比利时研究人员发现有一百多名妇女因长期服用含有中草药“防己”的减肥药而使肾脏受到损害,最终需要换肾。随后,世界各地的研究也陆续指出,这类肾脏疾病主要与服用了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有关。1994年,法国率先禁售含马兜铃酸的中药,英国、比利时、澳大利亚、奥地利、西班牙、美国、埃及等多国也陆续发出了同样的禁令

但是,国内药监部门、医疗机构、药厂对此都置若罔闻,坚持中药有自己的用药标准。直到2002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才向有关部门发出“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但并未向社会大众发出警告,仍任由不知情的民众继续服用上述药品。2003年2月,新华社以系列报道方式首度向国内公众披露龙胆泻肝丸的主要成分“关木通”含马兜铃酸而可能导致尿毒症,才促使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全国发出通知。至此,十年已经过去了,在这十年间又有许多患者因为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而对肾脏造成不可逆转的永久损害,包括北京崇文医院的一名出生中医世家的老中医

难道我们还要再过十年,以无数患者的健康为代价,才能迫使药监部门更认真地对待中药的安全性问题?消费者应该学会保护自己,不管“专家”、广告说得多么好听,也不吃药效不明、毒副作用不清的任何药物、补品。身体是你自己的,乱吃中药吃出了问题,就悔之晚矣!

2006.8.22

(《经济观察报》2006.9.2.)

验证中医“以毒攻毒”法则及其他

作者:布医布施

一则题为《中山大学科技新发现:验证中医“以毒攻毒”法则》的新闻报导,(《羊城晚报》07-09-03)读后觉得……

从报导的内容看,这项研究是探索霍乱弧菌毒素对脑癌细胞的作用,以寻找治疗癌症的新手段,本无验证“以毒攻毒”之意,其实也验证不了。(理由下述)把……验证中医“以毒攻毒”法则作为标题,“喧宾夺主”

研究获得成果,论文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这对癌症治疗的探索,有可能开发出一种新的有效的治疗手段,确实是一个可喜可贺的发现。但是,从基础研究,初期结果到开发出治癌药物,路还很长。做研究的教授也说:“作为一项基础研究,他们目前只是发现霍乱毒素可以诱导癌细胞向正常细胞分化,并且做了初步的作用机理探讨,接下来还需要进一步阐明其作用的机理和靶点,距离生产可用于临床治疗的抗癌药物还有漫长的道路。”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有待验证的基础研究,怎么能验证“以毒攻毒”法则

报导称:“在中国传统医学中,素有‘以毒攻毒’的经验法则,喜用蝎子、蜈蚣、蟾蜍等治疗癌症,……用现代科研手段为‘以毒攻毒’找到了实验室证据。”“以毒攻毒”在医疗上一般是指用含有毒性的药物治疗毒疮等恶性病,是一种治病手段。使用的“毒”有多种,被攻的“毒”(疾病)也有多种,在实践中只能用此具体的“毒”去攻彼具体的“毒”。 “以毒攻毒”有的有效,有的尚须验证。由于各种“毒”的性质不同,对疾病的作用机制也不一样。例如,蝎毒为低分子量、无色的酸性蛋白,主要作用为神经毒、胆碱能作用和肾上腺素能作用等,不同的蝎子毒性大小也不一;蜈蚣毒液含组织胺样物质、溶血性蛋白质及蚁酸等;蟾蜍毒为蟾蜍素,类似洋地黄等;霍乱弧菌有九种毒素,主要为霍乱肠毒素。因此,具体的“毒”对具体疾病的作用是要分别验证的,不能用一个实验去验证所有的“以毒攻毒”疗法。蝎子、蜈蚣、蟾蜍毒能否治疗癌症,只能个别实验验证,谁也验证不了谁。(除非其毒素中含有相同的有效成分)霍乱毒素能在体外诱导大鼠和人的脑癌细胞分化为正常细胞,并不等于蝎子、蜈蚣、蟾蜍毒等也有同样的作用。说“用现代科研手段为‘以毒攻毒’(用蝎子、蜈蚣、蟾蜍等治疗癌症)找到了实验室证据。”用一个特定的毒素实验结果去笼统地验证泛指的“以毒攻毒”;用一种“毒”去验证其他不同性质的“毒”,缺乏起码的科学严谨性

能在国外杂志上发表,这个研究应该是按现代医学(西医)科学实验“常规”做法,符合现代医学科学实验“规则”的。(另类医学杂志除外)“纯粹”的传统中医对细菌、外毒素、“体外诱导”、细胞分化和靶点等不感兴趣。在操作上,现代医学实验一般是将毒素提取纯化,获取所需的毒素;中医则是晒干、“酒泡”、煎熬和烘烤等,有的“毒”可能早已被破坏,最后制出来的药成份中是否还有“毒”不甚了了。中西医的“以毒攻毒”不是在一个层次上,互相未必有关联,将之类比与互相验证不合规矩

中医中的泰斗级人物在许多场合申明,“中医不需要验证,”“不能用西医的方法来验证中医,”“中医只能用中医的方法来研究。”“不能用你们西医的标准来评判中医,因为我们这是两套完全不同的体系。”完全不同的体系怎么能互相验证。中医是宁愿让病人糊里糊涂地活着,自己不明白也不会让别人明白现代医学的作用机理的,更不用说用西医的研究来验证中医了。 “……科技新发现:验证中医‘以毒攻毒’法则”,中医能认可吗?

用西医的基础研究来验证中医“以毒攻毒”法则,正中方.舟.子“验药”的下怀,等于帮他说话,中医与其支持者是不能容忍的;用西医的方法来验证中医对中医界人士(相当部分特别是名老中医)来说是讳莫如深的,避之唯恐不及;用现代科研手段为“以毒攻毒”找到了实验室证据就像切脉不但能判断出妇女是否怀孕,而且还能辨别胎儿性别和“美国首次认同中医药学为独立科学体系”等一样,对中医来说只能是添乱

“画虎不成反类狗”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