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事件

灯盏花素注射液,又一种有严重不良反应的中药注射液?

作者:ziren

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药。刚从亲戚那里辗转得知她的一位朋友在连续三天静脉点滴了“灯盏花素注射液”以后,出现了严重的眩晕症状,而主管大夫坚决不承认是该药引起的的不良反应。听到这个消息,我先是依照惯例向亲戚科普:坚决不要使用任何中药注射液!这位亲戚是长辈,对她只能强调不能训斥。我科普得也不够彻底,没把口服中药一锅端,怕她接受不了。好在她身体不错,很少打针吃药

接下来想去SFDA查查“灯盏花素注射液”的底细,没想到那个破网站的检索半天打不开。只好直接Google“灯盏花素注射液 不良反应”。发现在在杂志上报告的严重不良反应至少有7、8例,而且都有头晕的症状。我没有阅读这些电子期刊的帐号,只好到此作罢

使用中药注射液,风险大于心脏外科手术

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孙宏涛博士  http://drsunht.blog.sohu.com/110625251.html

近日,青海一名患者在使用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生产的双黄连注射液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再次引起社会各方的关注

这段很忙,但看到有很多人(有些竟然还是医生)对这样夺命的中药注射剂被禁用在喊冤叫屈,不得不说几句,让大家看看,使用中药注射剂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提起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很多文献都提到其显著的三个特点:

  1. 多发性、普遍性: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中药注射剂均出现过不良反应。”

  2. 临床多样性:其不良反应变化多端,波及多个系统。多个器官。如:心血管,神经,呼吸、消化、皮肤粘膜等系统

  3. 不可预知性:由于中药成分的复杂性,过敏物质的不确定性,其不良反应具有不可预知性!

天哪,看看第三条,不可预知性,也就是说你用了中药注射剂以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不良反应,不光患者不知道,甚至连开方子的医生也有可能不知道,在现代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这难道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吗?

也许有人会说,那些不良反应里大多数只是些轻微的过敏反应。好吧,让我们来看看1985年-2001年间对路路通、穿琥宁、清开灵、脉络宁注射液279例不良反应的调查报告,其中严重不良反应占22.59%,可能致人死亡的占到了1.85%。这个比例是不是也很“恐怖”?心脏手术是众所周知的高风险手术,在我们医院,很多病种的手术死亡率是低于1%的

某种意义上讲,使用中药注射液的风险要大于心脏外科手术!

由于中药注射液的制备工艺非常的复杂,影响因素众多,行业缺乏一个安全的质量控制标准,目前的市场上鱼龙混杂,别说同一个品种,不同的厂家,注射液的质量、成分会有所不同,即使是同一个厂家,不同的批次的注射液,其成分也可能不同,不良反应也可能不同!!

这样的注射液,使用起来心里难道不“打鼓”吗?

出了问题,不要先把问题推到病人身上,说什么是高敏体质。不错,高敏体质的病人确实有,但中药注射液的质量问题才是问题的核心

本人绝对不是排斥中医药,我想,一个可以遵循的原则是:对于中药,能口服的尽量不要肌肉注射,能肌注的尽量不要静脉注射

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

作者:王澄

中药注射剂主要是90年代开始大量使用的。健康报说,1999年~2006年,全国中药注射剂市场的平均增长率超过30%。2007年广州会议上李连达说,2006年1-6月半年时间,仅鱼腥草注射剂一种,全国就用了1.4亿人次。依此可以算出使用鱼腥草注射剂最多的时候一年用到约3亿人次。2006年到2008年三年就用了9亿,然后(2005年以前)以30%递增,1999年到2005年7年中累计使用了6.39亿。这样就算出1999年到2008年10年间,鱼腥草注射剂大约使用了9亿+6.39亿=15.39亿 (李大鹏说,康莱特中药注射剂过去10多年中使用了70万人次。)

2008年12月16日健康报通讯员韦绍锋和记者王苏平的“不能因噎废食”一文中说,“我国市场上每年中药注射剂的使用量超过10亿支”。 这个段落的起头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任德权的谈话,所以如果“每年中药注射剂的使用量超过10亿支”这句话是任德权说出口的,就很有权威性

到了2009年3月5日,健康报在报道全国人大代表,神威药业董事长李振江的讲话“国家应旗帜鲜明地支持中药注射剂产业发展”时就大大下修了这个数字,从10亿支变成“每年使用3亿支”。最新的数据是2009年4月1日健康报记者王丹,王乐民在“中药注射剂使用要有风险意识”一文中提供的,“据统计,1999年 ~2006年,全国中药注射剂市场的平均增长率超过30%,每年使用中药注射剂的患者有近3亿人次,年销售额约为170亿元人民币。”

2007年李连达说仅鱼腥草注射剂一种最多的时候是一年用了3亿支,而2009年4月1日健康报改口说全部中药注射剂一年使用了近3亿支。如果我们按照2009年健康报的说法,那么,1999年到2008年10年间全国使用中药注射剂的总量是15.39亿支。1970年代以前的量太小忽略不计,1970年代到1998年崔月犁当政期间,估计从1969年每年100万支升到1998年每年2500万支,30年(1969-1998)共3.9亿支。所以,1969年到2008年40年间全国累计使用中药注射剂共15.39亿+3.9亿=19.29亿(支)

如果按照最多每年10亿支来算,(李连达提供的数字支持每年10亿支),1969年到2008年40年间全国累计使用中药注射剂 (2006-2008年)30亿+ (1999-2005年)21.39亿+(1969-1998年)12.6亿=64亿(支)

这19或64亿支中药注射剂全是假药,每一针都是假药,没有一针有治疗作用, 没有一针应该注入人类的身体

全世界的医生包括台湾的医生听说中国大陆使用中药注射剂一事首先是大吃一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然后他们本能地说,“政府为什么不把这些人抓起来?”

我说的“全世界的医生”并不包括中国大陆的医生,因为是他们把一针一针中药注射剂假药注入到19亿或64亿中国人(次)身体里的。中国大陆的全体医生不知道什么叫做人道主义,不知道把中药注射剂假药注入人类的身体是极不人道的行为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