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开灵注射液的不良反应

清开灵注射液可以治疗小儿支气管炎吗?不可以!儿童禁用!

作者:oztiger

按照一条新闻里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的正副院长的说法,清开灵注射液基本上没不良反应(http://news.163.com/09/1026/07/5MHKM7GV0001124J.html):

‘院长王耀献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东直门医院常用中药注射剂与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的对照表。该统计显示, 2007年,该院为1300名患者使用清开灵注射液27200支,不良反应1例;2008年使用清开灵注射液29440支,不良反应3例。2007年、 2008年,东直门医院使用参麦注射液分别为7800支、10799支,没有一例不良反应发生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副院长刘清泉参加过多次中药注射剂不良事件的调查。在他看来,中药注射液不良事件的出现,与药物本身没有太大关系。除了部分与患者的特异体质有关,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临床的不合理使用。’

这年头的中医连撒谎都撒不好,你要是说一年有个十个八个不良反应听起来也能说得过去,一年用两三万次只有一例不良反应?

查查文献怎么说:

清开灵注射液不良反应发生率:注射液的200例患者,有不同程度ADR者55例, 占全部治疗患者的27.5%

吴瑞华. 清开灵注射液不良反应55例分析.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10(2):83

清开灵注射液的500例患者, 有不同程度ADR者115例, 占全部治疗患者的23.0%

吴瑞华,吴俊. 清开灵注射液不良反应115例分析. 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04,14(11):720.

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周超凡说:‘清开灵注射液,患者有不同程度不良反应的占25%左右。’

张东风《中国中医药报》总2332期(http://www.39kf.com/cntcm/shtml/2332-b-12.shtml)

那就让人纳闷了,为什么病人到东直门中医院用清开灵注射液不良反应的可能就成了几万分之一?

刘清泉的解释是其他人‘西药与中药注射剂不合理联合使用’的。国家药物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发警示提醒慎用清开灵注射液也是类似说法

查查文献:

‘我们收集了1994~2005年国内公开报道的清开灵注射液的不良反应146例,...

146例中,男50例,女36例,性别不详者60例;年龄18个月~82岁。145例单独用清开灵静滴,1例合用氨苄青霉素(排除了氨苄青霉素的过敏反应)...’

清开灵注射液不良反应的分析 李培新 李倩 郭瑾 《中华实用医药杂志》> 2005年9月5卷18期

146个不良反应有145个是用清开灵单独静滴,那说清开灵的不良反应多是因为和其它药物不当联合使用造成想骗谁?

又有借口说是患者过敏体质,医生护士用药不够谨慎的问题,可文献说无过敏史的患者一样有20%会发生不良反应:

有过敏史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率为22.2%,无过敏史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率为17.6%

阮岩.清开灵不良反应11例观察.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1996,6(3):40.

稍稍看一下文献,就知道清开灵不良反应的病例多是按照说明书用药的情况下发生,跟患者的年龄、性别、身体状况没有明显的统计关系。一句话,这药本身就是有问题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的医生为何如此神奇?谜底也很简单:

清开灵注射液就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研发的,北京中医药大学药厂也在生产销售的

所以虽然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收到过许多使用北京中医药大学药厂生产的清开灵注射液后发生不良反应的病例报告(http://www.cdr.gov.cn/docbase/infodata/2008-05-20/12600 /K2OT8286TucTN26F.ppt),但是据王耀献刘清说这种药在东直门中医院是一年用两三万次只有一例有不良反应的

再说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程翼宇学术不端和清开灵注射剂不良反应

作者:新语丝同道

学术不端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但是因学术不端导致药品质量问题,是不是要追求法律责任,是犯罪呢?

最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又发布消息称,清开灵注射剂有严重不良反应。但是在国家相关网站一搜,令人惊讶的是国家科技部的多个五年计划,科技部资助强度最大的研究规划973,863都在资助清开灵注射剂的研究,受这些资助产出的论文也有好几百篇,但是清开灵还是没做好,什么原因?竟然发现有5篇关于清开灵质量控制的论文出自浙江大学药学院求是特聘教授程翼宇的实验室

最近有几位网友披露浙江大学披露浙江大学药学院副院长程翼宇,学术论文生产大户,几乎每周一篇论文,不乏造假,一稿多投等恶性学术不端行为。至此恍然大悟,国家科技部的钱投得再多也不可能研究好清开灵注射剂

以下是程翼宇5篇关于清开灵注射剂质量控制的学术论文:

(1)以下5篇关于清开灵注射液质量控制的论文,都出自程翼宇的实验室,文章内容相互重复,部分相互拼凑

(2)其中文章1和文章2的研究方法,内容,结果完全一样,几乎同时发表,恶意一稿两投。都是用高效液相色谱二极管阵列-蒸发光散射检测器检测清开灵注射液的有效成分,文章1说5类成分,文章2说9种成分,实际上文章的内容都是检测到相同的9个成分,如此这般说,不过想蒙骗编辑和读者而已

(3)文章中还有明显编造实验数据的痕迹,如文章1中表1的数据,在文章2中用图1表示,但是文章2图1中标示uridine的保留时间为8.57min,而文章1的表1则标示uridine的保留时间为8.75min,其他8个成分的保留时间一样。文章2中表2和文章1中表3是实验的精密度、稳定性和重复性和准确度的结果,表中大部分数据不同,有几组数据又完全一样,如果仅仅是一稿两投,数据应该一样,说明两篇文章的实验不同,可是,其它结果,却测量值却一模一样,我们都知道,程的实验室能得到如此高度重复的实验结果,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不然就是编造实验数据,典型造假。大型仪器的数据应该都有保存,查到原始数据一看就知道了

(4)文章3也是液相色谱和蒸发光散射检测清开灵的主要成分,和文章1、2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其他的2篇论文,也都是用相同的数据拼凑而来,部分数据纯粹是编造的

(5)五篇文章都受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国家“973”研究项目)(No G1999054404)及科技部重大专项基金(No.2002BA906A29-3)资助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90209005)

  1. Shikai Yan a,b, Guoan Luob, Yiming Wang a,b,?, Yiyu Cheng Simultaneous determination of nine components in Qingkailing injection by HPLC/ELSD/DAD and its application to the quality control.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AND BIOMEDICAL ANALYSIS,2006, 40(4) : 889-895

  2. YAN Shikai,XIN Wenfeng,LUO Guoan,WANG Yiming, CHENG Yiyu. Simultaneous Determination of Five Groups of Components in Qingkailing Inj ection by High 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 with Photo Diode Array Detector and Evaporative Light Scattering Detector,Chinese Journal of Chromatography, 2005, 23(5):482-6

  3. Shi-Kai YAN,Wen-Feng XIN, Guo-An LUO, Yi-Ming WANG, and Yi-Yu CHENG*,Simultaneous determination of major bioactive components in Qingkailing injection by high-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 with evaporative light scattering detection. CHEMICAL & PHARMACEUTICAL BULLETIN,2005, 53(11):1392-5

  4. Shi-kai Yan , Wen-feng Xin , Guo-an Luo, Yi-ming Wang , Yi-yu Cheng An approach to develop two-dimensional fingerprint for the quality control of Qingkailing injection by high-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 with diode array detection. Journal of Chromatography A, (2005, 1090(1-2): 90–97

  5. 严诗楷,辛文锋,王义明,罗国安,程翼宇, HPLC/ELSD指纹图谱和星座图聚类法在清开灵注射液质量评价中的应用,药学学报,2005,40(9):842-84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