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木通中含马兜铃酸类成分

近日,搜狐微博的热点话题之一就是中成药的毒副作用。说起中成药毒副作用则不得不提著名的龙胆泻肝丸事件

所谓龙胆泻肝丸事件就是上世纪90年代国内陆续报道多例因为长期或者短期服用“败火良药”龙胆泻肝丸患者发现慢性生衰竭病例。2003年2月24日,新华社记者朱玉的一篇报道《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更是引起社会和医药界的轩然大波,成为当年热点新闻之一,也引发多例诉讼

根据研究,龙胆泻肝丸中的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该物质具有明显肾毒性,可以导致肾脏不可逆性损害,发生肾衰竭

患者服用龙胆泻肝丸的原因却是中医莫名其妙的“上火”。到底什么是“上火”直至今日仍然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服用龙胆泻肝丸者有的是因为高血压、眼病、耳鸣,有的是因为口干、便秘等,因为这些谁都说不清楚的“上火”而招来可以致命的肾衰竭,本来应该引起支持中医药的当局、中医界和广大民众的高度重视,而结果生产商却以龙胆泻肝丸配方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的来塞责,最后无非以不含有马兜铃酸的所谓无毒的木通来替代关木通了事

但是,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材绝非关木通一种,据不完全统计关木通、细辛、广防已、青木香、马兜铃、天仙藤、寻骨风、朱砂莲等十数种中药材都含有马兜铃酸,涉及的中药方剂更是数以千计,仅仅现在市场上销售的中成药数以百计(参见@龙哥科学公园 微博)

在讨论中医药问题中,中医粉最终无言以对的时候总是抛出【中医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经过千年验证】来狡辩

中药的历史要上溯到传说中史前所谓神农尝百草,为了自圆百草药性(包括药效和毒性)如何仅仅凭借口尝就能了然的荒谬,甚至有人杜撰出神农天生长有水晶肚子,可以看到百草在体内的运行和转归。中药讲究的是气(性)味归经,气味与药效如何联系呢?四气即寒、凉、温、热四种药性,五味即辛、甘、酸、苦、咸五种不同的味道,对应疾病“病因和病理”的所谓风寒暑湿热,以所谓阴阳调和与五行相生相克相互作用起效。至于归经,存在于中医理论2000余年的经络,时至今日,动用各种最高精尖的技术手段都没有觅得的半点踪迹,药物又如何归经作用于五脏六腑疾病呢?反正我不知道

中医药的有效性,且不论目前尚没有任何一种中药的有效性经过现代医学的双盲对照临床试验验证,单以曾经被中医粉引以自豪的青蒿素的研发来说,中医有记载的近5000治疗疟疾的验方,实验室研究证明,这些曾经被千年验证的有效良方,没有一种对于疟原虫起到有效抑制遑论杀灭作用

至于中药纯天然无毒、并经过千年人体验证的说法,仍以马兜铃酸肾病来说明。如前述,有 数十种中药材含有肾毒性马兜铃酸,这些药材的安全性也“同样经过了所谓千年验证”,为什么这种千年验证却没有验证出其不可逆性的肾毒性呢?反而是中药出口到国外,却被国外实验室用现代科学方法发现了这个秘密呢?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60、70年代国外就已经有马兜铃酸导致肾衰竭的报道,1993年,比利时医学界更是明确指出马兜铃酸导致肾病,并将其称为“中草药肾病”。随后,国内报道类似病例不断增加,1998年后才引起国内的广泛关注和研究,肾活检穿刺更是能明确“马兜铃酸肾病”病理诊断,这也是医学上所说的无可争辩的“最后的诊断”,任何人无可抵赖

马兜铃酸肾病充分证明中药安全性的所谓千年人体验证是无稽之谈

也有中医粉为中药辩解称,药典收录的中药都是经过严格毒理研究和临床有效性研究的。的确国家近几十年来在中药研究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并取得“辉煌成就”,比如被吹上天的速效救心丸、消渴丸都是国家重大科研攻关的成果,并成功销售几亿甚至十数亿份,而业内人士都明白其实起效的无非是添加的非常廉价的硝酸甘油和格列本脲

再说国内中药的毒性毒理研究,马兜铃酸这种严重的不可逆性肾毒性国内的研究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而是被国外研究机构从为数不多的服用者中发现了呢?我一向不想信国内的所谓医学研究,这一事件也再次强化了我的这一信念

马兜铃酸肾毒性是中药毒性的全部吗?绝对不是,不过冰山一角而已。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中药中还有多少未被发现的“马兜铃酸”、“牛兜铃酸”、“猪兜铃碱”呢?

作者:挣脱枷锁的囚徒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