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应归为西药

2011年度拉斯克奖的获奖名单揭晓,屠呦呦获得临床医学奖,获奖理由是“因为发现青蒿素——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 这件事与中医药有点关联,将引起中医界的极大地亢奋,究竟与中医药有多大关联呢?首先要知道,屠呦呦是1955年北京医学院毕业,在中医科学院任研究员。她用现代科学的方法,从一种被称为中药的植物----青蒿中,提取出青蒿素——倍半萜内酯,是西药,已经完全不是中药了。其与中医药存在的一丝关系于下:

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治寒热诸疟方第十六项下,共有三十余方(丛略),其中的一个 “青蒿一撮,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青蒿项下,“主治:疥瘙恶疮,杀虱,治留热在骨节间,明目,鬼气尸疰伏留,妇人血气,腹内满,及冷热久痢。秋冬用子,春夏用苗,并捣汁服。亦暴干为末,小便入酒和服。补中益气,轻身补劳,驻颜色,长毛发,令黑不老,兼去蒜发,杀风毒。心痛热黄,生捣汁服,并贴之。治疟疾寒热(时珍)。生捣傅金疮,止血止痛,良。烧灰隔纸淋汁,和石膏煎,治恶疮息肉魇瘢。”共二十余种病症

又在颂曰说:“青蒿治骨蒸热劳为最,古方单用之。”

又时珍曰:“青蒿得春木少阳之气最早,故所主之证,皆少阳,厥阴血分之病也,按《月令通纂》言伏内庚日,采青蒿悬于门厅内,可避邪气。阴干为末,冬至、元旦各服二钱亦良。观此,则青蒿之治鬼疰伏尸,盖亦有所服也。”

自从奎宁传入中国,大约有近百年没人用中药治过疟疾;在研究开始时,并没有那位名中医提示出有效的中药

《肘后备急方》所说寒热诸疟和《本草纲目》所说,疟疾寒热,都是泛指发热的病,并不是指疟疾(malaria)。青蒿又是包括青蒿、黄花蒿、牡蒿、茵陈蒿、小花蒿

从《肘后备急方》 “诸疟”字面上,也可以看出不是指一个病,所以在项下有三十多个方子。病,虽不能确定,好在提供了一个单方。中医讲究个体化治疗,要辨症论治,处方是论 君、臣、佐、使,出现单方的很少,这里提供单方,是给研究者开了一条捷径。而《本草纲目》中,青蒿可以治二十几种病,只说了“治疟疾寒热”五个字,实在很少参考价值。如果直接说“青蒿治疟疾”,那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屠呦呦是北京医学院毕业,有人说经过中西医结合,我想并没有这个阶段,应是毕业分配或调往当时的中医研究院,中医研究院与中医学院分的也不是很清,她应是研究或前期教学人员,或两者兼作。不是临床医生,是无法进行中医培训的。她用现代科学方法,从青蒿中提取出青蒿素,这个青蒿素是西药,为西医的治疟药中增添了一员

这样说,是否是西医抢夺了中医药的果实呢?否,中医完全可以用这个药,但你必需是辨症的疟,不可以到化验室查疟原虫

中药是不是一个尚未开发的宝库,从中医的观点看,本来就是个宝库,不存在开不开发的问题。在科学的观点看,诊断的病和所用的药,没有相对的稳定性,两者互相滑动,随意(辨症)配对,这所谓的药,只能是它的本体,矿物和植物。如果现在需要一种治伤寒(Typhoid fever)的药,在《伤寒论》所载数百成千药物中,就可能找不出一种治伤寒(typhoid fever)的药

在《本草纲目》及其他中医典籍中,所载数千种药中,用科学手段,再发现几种有效的药,并不容易。如能在近期再发现几种,加以青蒿素、麻黄素,并且仍归作为中药,这也无法改变中医的面貌

作者:老愚人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